2018-05-01

《穆罕默德的花園》

穆罕默德的花園作者:Amy Waldman  譯者:宋瑛堂

有時候,傷慟是一種霸凌;
有時候,愛國也是。

  探討「九一一」備受好評的小說,榮獲眾多獎項:
  ★英國柑橘獎二○一二年初選入圍
  ★英國《衛報》二○一一年「首作獎」入圍
  ★美國海明威獎二○一二年「最佳首作小說」入圍
  ★《紐約時報》二○一一年「年度最受矚目好書」
  ★《華盛頓郵報》「年度矚目好書」
  ★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「年度十大小說」
  ★亞馬遜書店「年度十大首作」暨「年度百大好書」
  ★邦諾書店二○一一年「年度矚目好書」
在九一一紀念館的隱名競稿決選會議中,經過幾番熱烈討論,
  評審選出了一份兼具美與療癒功能的設計圖──《花園》。
  就在評審團打開設計者資料時──「上帝啊,他媽的!是該死的穆斯林!」──
  「穆罕默德.可汗」這個名字就像另一顆炸彈,引發了紐約甚至全美國另一場不安與混亂。
  ●那是療癒人心的花園?還是烈士的天堂?
  穆罕默德.可汗是建築師,也是土生土長的美國公民。
  他只想出人頭地,讓更多人看見自己的作品,也相信自己的設計理念能為人們提供療癒。
  然而,紀念館的用意在於安撫人心,是一種國家象徵、一種歷史符號,
  由穆斯林建築師設計的九一一紀念館,帶來的是療癒,還是二次傷害?
  在同一棵樹下、同一條步道上,它究竟為罹難者家屬提供了撫慰?
  還是壯大了伊斯蘭極端份子永世不朽的幻想?
  ●容忍不是愚昧,偏見才是。
  穆罕默德從未想過,有一天,自己的國家竟視他為外人;
  假如他不是穆斯林,他的設計圖就不會被聯想為烈士天堂。
  他拒絕回答設計理念,拒絕證明自己的清白。
  他決定打死不退,不想拋頭露面叫賣自己,不願對同胞高喊:「我不可怕……」。
  ●他們該堅守信念,或屈從於疑懼?
  這一切就像一場核爆,幾乎將所有人都捲了進去:
  主張紀念館應體現寬容與和平、卻在最後一刻背棄他的評審團家屬代表;
  自認能透過筆下文字呼風喚雨的嗜血女記者;
  一心想填補遺址空缺、用盡手段勸退穆罕默德的評審團主席;
  從反對《花園》興建過程中找到人生新舞台的酗酒男子;
  為穆罕默德仗義直言而遭刺殺身亡的非法移民遺孀;
  因為他再也分不清野心和原則而選擇離開的律師女友……
  他們恐懼、傷痛;他們或歧視或包容,時而相濡以沫,時而彼此傷害。
  他們因內心深處種種難以言說的情緒而失控……
  這花園如此空靈,寧靜,美麗……
  美不是一種罪,它的原罪不是因為美。

館藏地

2樓電梯兩側書展區

索書號

874.57 3226

我要預約

image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提供您的心得與意見,和大家一同分享~